• <xmp id="immmm"><noscript id="immmm"></noscript>
  • <xmp id="immmm">
  • <noscript id="immmm"></noscript>
  • <td id="immmm"></td>
  • <td id="immmm"></td>

    柳葉刀:全球抑郁癥和焦慮癥發病率急劇上升

    發表于:2022-02-28   作者:admin   來源:本站   點擊量:13009

    近期《柳葉刀》上發表了一篇系統綜述,該文章收集了世界上各個國家和地區自 2020 年 1 月至 2021 年 1 月心理疾病患者的相關數據,詳細對比新冠疫情前后抑郁癥與焦慮癥患病率的不同。

    01 全球范圍抑郁癥與焦慮癥患病率上升

    該研究發現,若無疫情影響,2020 年全球抑郁癥患病率估測為 2470.5/10 萬,相當于全球共 1.93 億人患抑郁癥。但在疫情影響下,患病率上升至 3152.9/10 萬,即全球共 2.46 億人患抑郁癥。疫情導致 2020 年抑郁癥患病率增加了約 0.53 億,增加幅度約 27.6%。

    再看焦慮癥,若無疫情影響,2020 年全球患病率估測為 3824.9 /10 萬,即全球共 2.98 億人患焦慮癥。新冠疫情爆發后,患病率上升為 4802.4 /10 萬,即全球共 3.74 億人患焦慮癥。也就是說,疫情導致 2020 年焦慮癥患病率增加了約 0.76 億,增加幅度約 25.6% 。

    可見,疫情會導致焦慮癥與抑郁癥患病率上升,且幅度均大于 25%。

    那么,新冠到底哪個因素影響到心理健康呢?

    研究人員又設置了 3 個 " 新冠影響指標 ":每日新冠感染率、人員流動減少(由于封鎖策略、居家隔離等)、每日超額死亡率。結果發現,每日新冠感染率、人員流動減少與抑郁癥和焦慮癥的患病率增加相關。而每日超額死亡率,在排除上面兩個因素的影響后,則未顯示出與抑郁癥和焦慮癥患病率有任何關系。研究人員推斷,超額死亡率與每日新冠感染率、人員流動減少呈線性關系,而對抑郁癥和焦慮癥患病率并沒有影響。

    也就是說,新冠感染率增加、人員流動減少,可能會導致焦慮癥和抑郁癥增加,而超額死亡率則與此無關。

    需要注意的是,盡管本文著重分析了每日新冠感染率、人員流動減少與抑郁癥和焦慮癥之間的關系,但是這兩者本身并不能被看作是抑郁癥和焦慮癥的危險因素。抑郁癥和焦慮癥的危險因素之一仍應是新冠疫情本身。

     

    02 女性、年輕人的心理健康受疫情影響更大

    研究人員對性別和年齡進行亞組分析,結果顯示:女性、年輕人的抑郁癥和焦慮癥患病率更容易受到疫情影響。

    就性別而言,2020 年受到疫情影響,女性抑郁癥病例增加了 35.5 百萬例,增加幅度為 29.8% ;男性增加了 17.7 百萬例,幅度為 24.0% 。女性焦慮癥增加了 51.8 百萬例,增加幅度 27.9% ;男性增加了 24.4 百萬例,增加幅度 21.7%。

    也就是說,對于抑郁癥和焦慮癥的患病率,疫情對女性的影響遠大于男性。

    圖 1 疫情發生前后的全球抑郁癥 ( A ) 和焦慮癥 ( B ) 發病率對比(年齡與性別分析)來源:Lancet. 2021;S0140-6736 ( 21 ) 02143-7.

    接下來,研究人員進一步將數據轉換為傷殘調整生命年(DALYs,即由于疾病所致傷殘或早死而引起的健康壽命損失年)。結果表明:受疫情影響,抑郁癥導致的 DALYs 增加了 137.1/10 萬,其中女性為 182.0/10 萬,男性為 92.5/10 萬。同樣,疫情影響下焦慮癥導致的 DALYs 增加了 116.1 /10 萬,女性中為 157.2 /10 萬女性,男性中為 75.3 /10 萬男性。

    即疫情影響下,抑郁癥和焦慮癥引起的傷殘調整生命年大幅度增加,且女性的增加遠大于男性。

    圖 2:由抑郁癥和焦慮癥導致的 DALYs 增加(性別和年齡)來源:Lancet. 2021;S0140-6736 ( 21 ) 02143-7.

    在疫情出現以前,全世界范圍內的女性抑郁癥和焦慮癥的患病率就高于男性,在中國也是如此。近期發表在 Lancet Psychiatry 的一項研究表明,在中國,女性任何一種抑郁障礙的患病率都高于男性,其終生患病率是男性的 1.44 倍。再加上女性的心理更容易社會、經濟變化影響,因此疫情以來,男女抑郁癥和焦慮癥的差異被進一步拉大。

    年輕人相對于年齡較大的成年人來說,他們受影響主要是由于學校關閉,無法正常接受教育及與同齡人玩耍。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 (UNESCO)表示,新冠疫情是人類歷史上導致全球教育中斷最嚴重的一次。2020 年間,在超過 190 國家有約 1.6 百萬學生的學業被部分或全部中斷。而對于上班族來說,當公司選擇裁員時,相比于更有經驗的人,步入社會不久的年輕人也會成為首選開除的人選。

    03 疫情之下,自殺率是否變化?

    那么,新冠疫情既然使抑郁癥、焦慮癥的患病率增高,對這部分患者的自殺率是否有影響呢?

    2021 年 8 月 Pirkis 等人在 Lancet Psychiatry 發表的一項研究分析了 2020 年 4 至 7 月的數據,發現新冠并未導致自殺率上升。但是,由于該篇文章僅分析了全球疫情開始的幾個月的數據,會不會是自殺率還未得以體現?

    日本一篇研究就揭示了這一現象。在 Nat Hum Behav 發表的一篇文章中,Tanaka 及他的同事發現,在疫情開始后的 2 至 7 月,日本自殺率下降了 14%,然而接下來在 7-10 月自殺率又上升了 16%,且以女性、年輕人自殺率上升為主。這可能說明了,隨著疫情進展,其社會影響、經濟影響逐步顯現,自殺率也在變化。

    由于疫情仍未結束,各種數據仍在動態變化中,疫情導致的各種心理或行為也會隨之改變。

    04 患有心理疾病的人群死亡率飆升

    此外還有研究發現,疫情期間患有心理疾病的人群死亡率確實增高了。

    The Lancet Regional Health — Europe 就在今年的世界精神衛生日(10 月 10 日)發表了一篇研究成果:研究人員通過觀察研究 160,000 名患有心理疾病或智力缺陷的患者發現,這部分人群的死亡率在沒有疫情時就比其他人群高,而在 2020 年 3 至 6 月,由于疫情的出現,這部分人群死亡率又進一步增高。例如,在第一次封鎖政策下,學習障礙人群的死亡率比無心理疾病或智力缺陷人群高出 9 倍,進食障礙人群高出 5 倍,人格障礙和失智癥患者高出 4 倍,思覺失調(曾命名為精神分裂)患者高出 3 倍。

    在前疫情時代,抑郁癥、焦慮癥等心理疾病一直都是現實存在的一個問題,輕者影響生活,重者威脅生命。然而由于經濟、文化等多種原因,心理疾病在很多國家并未受到重視。

    新冠疫情到來后,心理疾病患者發病率似乎雪上加霜,而疫情的到來也為心理健康的診斷和治療帶來了更大的挑戰,但這也許也是個機遇來喚起大眾對于心理健康的認識,重新審視現有的心理健康醫療體系。

    Reference
    1. COVID-19 Mental Disorders Collaborators. Global prevalence and burden of depressive and anxiety disorders in 204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in 2020 due to the COVID-19 pandemic [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, 2021 Oct 8 ] . Lancet. 2021;S0140-6736 ( 21 ) 02143-7. doi:10.1016/S0140-6736 ( 21 ) 02143-7
    2. All-cause and cause-specific mortality in people with mental disorders and intellectual disabilities, before and during the COVID-19 pandemic: cohort study, The Lancet Regional Health — Europe, DOI: 10.1016/j.lanepe.2021.100228
    3. Excess deaths in people with mental health conditions increased during the COVID-19 pandemic. by King's College London. Available at https://medicalxpress.com/news/2021-10-excess-deaths-people-mental-health.html.
    4. Pirkis J, John A, Shin S, et al. Suicide trends in the early months of the COVID-19 pandemic: an interrupted time-series analysis of preliminary data from 21 countries [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Lancet Psychiatry. 2021 Jun 4;: ] [ published correction appears in Lancet Psychiatry. 2021 Aug 27;: ] . Lancet Psychiatry. 2021;8 ( 7 ) :579-588. doi:10.1016/S2215-0366 ( 21 ) 00091-2
    5. Tanaka T, Okamoto S. Increase in suicide following an initial decline during the COVID-19 pandemic in Japan. Nat Hum Behav. 2021;5 ( 2 ) :229-238. doi:10.1038/s41562-020-01042-z 

    本文轉載自梅斯醫學公眾號,如有侵權,請聯系我們刪除!

    地址:深圳市南山區粵海街道高新中三道9號環球數碼大廈19樓
    電話:400-113-6988
    E-mail:dongfangxicao@163.com
    被邻居老头不停的要,刺客伍六七梅花13的胸,肥女巨肥BBwBBwBBwBw
  • <xmp id="immmm"><noscript id="immmm"></noscript>
  • <xmp id="immmm">
  • <noscript id="immmm"></noscript>
  • <td id="immmm"></td>
  • <td id="immmm"></td>